亚虎yahu999
教学和师资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教学和师资 > 教师观点 > 正文

王延章:管理好自己才能通向幸福

发布者:MBA教育中心   时间:2011-09-17

现代人与自然、与社会的关系越来越复杂,许多人希望回到《瓦尔登湖》中描述的原生态简单状态。“这是为什么?”在王延章教授眼里,“问题其实最终又回到了人生的价值观、世界观上来。”回过头看走过的20多年的学术研究道路,使他越发觉得这些看似简单基本的问题“对于一个人的意义更为重要,明晰了这些问题就找到了幸福。”没有高谈阔论的学术研究,王教授用自己对世界、人生的观察和体悟,娓娓道来他从复杂大系统观中发现的幸福密码。        

不幸福:现代人缺失的是自我管理    

  “人的价值观、世界观中,科学的世界观更为重要,它是价值体系的基础,现代人缺的就是科学的价值体系。”王教授指出,这里的“科学”不是西方话语中的“科学”之意,意为“合理”更为贴切,也就是中国文化里的“天道、人道”。  

  王教授解释说,科学的世界观就是要求人对自己有科学的认识和管理,从而与周围环境产生积极互动。比如一个人觉得幸福,这种感觉也会感染周围的人“幸福”,其蕴藏的智慧潜质就能爆发出来,相反,不幸福的人会给周围人带来负面情绪,其创造力也会受到负面情绪的挤压。所以,人们要管好自己的“身”和“心”,均衡地使用身体,做好人生的两个角色:管好自己和做好自己应承担的责任。“但是,我们现在缺失的往往是自我管理,一天天忙忙碌碌,都在管着身外之物,管着别人。”王教授指出,管不好自己,就容易与人道(社会)、与天道(自然)“撞车”,从而引发一系列的冲突、矛盾,个人会感到不幸福,组织会不和谐、低绩效。  

   

幸福的出路在于管好自己    

“自我管理”的意义是把自己放在社会、自然的复杂大系统中去观察审视。为什么要这样?王教授的答案很简单,“因为人从来就不都是自己的。”从生物学角度看,细胞学研究发现,人体约有60万亿个细胞,但自有细胞不足9万亿个,其余细胞都是寄生在人体里的微生物、病毒、病菌所携带的;从社会角度看,人除了“自我”外,还有身为人子、人母、人父、人妇、人夫以及领导、下属等各种角色;从环境角度看,每个人都无时无刻不处于各种有形和无形的环境中,如电子设备的各种辐射以及政治、经济等影响中。

人与自然、社会的大系统关系,“就像物理学中‘场’和‘势’的概念,人们虽看不见它们,但与其相违背,必然受到抵触。所以要顺‘势’而为,要融入到整个大系统里面,你会得到它‘势’的支持,即‘顺势而为’;否则你会被‘势’压迫而感到压抑。这与中国《易经》、《道德经》的思想精髓是相通的。”王延章教授将自然科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相结合,形成系统辩证的智慧,并从中找到了共鸣。他强调,人是自己的,更是自然和社会的,从而达到“天人合一”、“人我合一”。一路走来,王教授总结自己遵从的“幸福密码”在于:顺天道,按自然规律办事;遵人道,按社会规律办事。  

   

大系统观是通向幸福的钥匙    

如果弯弯曲曲的海岸线,拉直之后,会发生什么?有海边生活经验的人会告诉你,同样的浪,在弯曲的海岸线上会被击碎、分散;而在平直的海岸线上,情况会变得更糟。与这个问题相似的是,用光滑的碗和一个内部凹凸不平的西瓜皮盛满水,哪个更容易溢出?当然是那碗水。  

这些源于生活的观察,与王延章教授研究的“复杂大系统理论”不谋而合。现在的社会、经济、自然是交互、关联在一起的,这种相互关联的关系前所未有,而且这种关联度将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更加紧密。“汇率问题只是个经济问题吗?当然不是,它涉及到政治问题以及国家之间的利益问题。”王教授一针见血,“现代经济,不论是宏观的,还是微观的,都和国家的政治和利益挂钩。”所以,任何一个现象的背后牵扯的都是复杂系统问题。“政府是现代社会问题最纠结的地方,市长、书记面临的问题都不是单一问题,而是一个综合问题。”  

王教授指出,这个复杂大系统的核心就在于它的纠结,但它纠结的点在哪儿,线头在哪儿,互相的关系理也理不清、剪也剪不断。所以要用大系统观看问题,因为它不仅提供了一个世界观的方法论,更重要的是拿到了一把打开复杂世界的钥匙,由此发现通向幸福的密码:系统观世界,开怀纳百川,践行人天道,勤奋绽灿烂!


原载《大连日报》 文/魏宇娜



王延章

亚虎yahu999教授、博士生导师,信息与决策技术研究所所长、辽宁省电子政务工程研究中心主任。自1983年以来,主持国家首脑机关多项决策支持系统的研发工作。其中,“国民经济综合发展决策支持系统”在全国推广应用。获得国务院“作出突出贡献的中国博士学位获得者”,“教育部跨世纪人才”。

     




分享到: